• 手機蘭州新聞網

    首頁|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游|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藝術|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文化 正文

    漢簡中的“河西四郡精兵”

    2020-06-11 00:00:00 智能朗讀:

    ????前言

    ????河西走廊,因其連通中原與西域的重要地理位置,被譽為絲綢之路上的黃金通道。在絲綢之路初創的漢代,河西走廊就處于北御匈奴、西通西域、南撫西羌的重要戰略地位。漢朝高度重視河西軍事建設,敦煌漢簡記載的“河西四郡精兵”,就是河西走廊重要軍事地位的體現。

    ????漢代河西塞防

    ????張騫通西域,開啟了漢朝與西域諸國官方交往的序幕。作為漢朝與西域交往的通道,河西走廊引起了漢王朝的關注。漢初的河西還是匈奴游牧地域,也是匈奴與西羌來往的要道。漢武帝為了斷匈奴右臂,割絕羌胡,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派驃騎將軍霍去病出師河西,擊敗了駐守在河西的匈奴休屠王與渾邪王,河西地域歸屬漢朝管轄。漢朝在河西走廊設立武威、張掖、酒泉、敦煌四郡,史稱“河西四郡”,實現了對河西的有效管轄。

    ????為了加強對河西的管控,漢朝在河西四郡設立了系統的行政及軍事管理機構。在行政方面,河西四郡各有太守職掌一郡,郡下設縣,縣有鄉里,郡縣的設置使行政管理順暢運轉。在軍事方面,各郡設有都尉職掌武事,與郡太守一起守衛軍事安全。為了抵御匈奴入侵,漢朝在河西因地制宜修筑長城烽燧,有各郡都尉具體管理。都尉之下設候官,候官之下設候部,候部之下設烽燧,詳備嚴密的塞防體系,保障了漢朝邊疆的安全。

    ????上世紀以來,在河西漢塞遺址先后發現了大批簡牘文物,使漢代河西軍事戍守的面貌展現在了世人面前。如居延漢簡反映出漢代額濟納河流域漢塞設置的情況。在額濟納河下游,居延都尉管轄甲渠候官、卅井候官、殄北候官;在額濟納河中游,肩水都尉管轄廣地候官、橐他候官、肩水候官。額濟納河流域漢塞不僅有大量戍卒烽火警備,還有不少田卒從事屯田勞作,軍事防御與農業生產相結合,形成居延邊塞規模不小的屯守體系。又如敦煌漢簡反映出疏勒河流域塞防設置的情況。在疏勒河下游,敦煌玉門都尉管轄大煎都、玉門候官。向東則有中部都尉管轄平望、破胡、吞胡、萬歲候官。再向東有宜禾都尉管轄廣漢、美稷、昆侖、魚澤、宜禾候官。疏勒河流域漢塞依河而建,守衛著敦煌綠州的安全。

    ????河西騎士風度

    ????河西自古是游牧民族生活的沃土。漢朝擊敗匈奴占有河西以后,采取移民實邊的措施加強邊地建設。河西塞防建立以后,中原地區的戍卒長途跋涉到此屯戍,守衛漢朝的邊疆。如肩水金關漢簡有如下記載:

    ????梁國卒千九十五人戍張掖郡,會甘露三年六月朔日。

    ????戍卒趙國柏人希里馬安漢等五百六十四人戍詣張掖,署肩水部。

    ????漢簡記載漢宣帝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從梁國派往張掖郡的戍卒有1095人,又某年從趙國派往張掖肩水都尉府的戍卒有564人。大批的中原戍卒來到河西,使河西的軍事力量得到顯著加強。除了戍卒之外,漢簡還記載了從事屯田生產的田卒,從事水利修治的治渠卒等,河西邊塞的建設呈現出一派繁榮景象。

    ????隨著河西屯戍體系的建立和經濟社會的發展,河西當地軍事人員的戰斗力也在加強。漢簡反映出河西邊塞日常的亭燧戍守和烽火傳遞是由戍卒完成,而執行長途跋涉軍事征戰的則是稱為騎士的兵種。在河西漢簡中有豐富的騎士名籍,記載了河西地區騎士的籍貫、姓名、年齡和所帶兵器等信息。

    ????張掖郡觻得騎士富安里黃立,年二十二,有方一。

    ????張掖郡觻得騎士定安里李戎,年三十五,六石具弩一。

    ????考察河西漢簡騎士名籍的籍貫,主要是張掖郡的觻得、昭武、日勒、屋蘭、氐池等地,可見河西騎士一般來自河西本地。漢簡中有騎士名籍冠以軍事編制的信息,如簡文記載了“中營左騎士”“中營右騎士”“左前騎士”“右前騎士”等稱謂,是騎士軍事化管理的體現。有的漢簡還記載了騎事軍事管理的具體歸屬,如:

    ????昭武騎士益廣里王強,屬千人霸、五百偃、士吏壽

    ????觻得騎士敬老里成功彭祖,屬左部司馬宣、后曲千人尊

    ????從這類騎士名籍可以看出,騎士有具體的部曲設置,有千人、伍佰、士吏等吏員管理。河西騎士組織嚴密,管理規范,是河西地區重要的軍事力量。

    ????河西邊塞經常有匈奴入侵騷擾,邊塞戍卒發現敵情后即以烽火傳遞軍情信息,都尉府收到敵情匯報后,會立即率領騎士快速應敵作戰。如居延漢簡記載的一次軍事沖突:

    ????本始三年九月庚子,虜可九十騎,入甲渠止北隧,略得卒一人,盜取官三石弩一、稾矢十二、牛一、衣物去,城司馬宜昌將騎百八十二人從都尉追。

    ????這枚漢簡記載漢宣帝本始三年(公元前70年)有匈奴約90騎入侵居延都尉府所屬甲渠候官止北燧,掠得戍卒一人,并盜取了兵器畜類財物。居延都尉得到軍情信息后,和居延城司馬率領騎士182人去追逐,可見騎士在邊塞作戰中的重要地位。

    ????河西地區的騎士,除了參加當地的軍事守衛外,有時還參加周邊地區的軍事作戰。肩水金關漢簡中有一個騎士簡冊,記載了居延騎士赴西域作戰的情況:

    ????右前騎士安國里史永

    ????最凡士百廿人,馬百卅二匹,其十二匹萃馬。

    ????遣騎士史永等百二十人,以詔書持兵馬之西或(域),卒(萃)馬十二匹,名如牒,書到出入如律令。

    ????居延丞印,□月三日入,兼掾永,守令史黨。

    ????這封簡冊的文書性質是傳書,內容主體是騎士名籍,之后統計騎士、馬匹數量,最后移文,由居延縣丞簽發,要求所過之地依照律令準予騎士出入。簡冊內容反映出朝廷詔令調發居延騎士到西域去,共有騎士120人,馬132匹,其中的12匹是備用馬。這批騎士從居延到西域要經過肩水金關,因此肩水金關有傳書登記。朝廷能關注到居延的騎士,并以詔令調發,可見河西騎士卓越的戰斗力量。

    ????河西四郡精兵

    ????河西四郡在軍事上的地位,最鮮明的體現是對絲綢之路暢通的保障。漢朝對西域有軍事活動,河西走廊是必經之地。漢武帝太初二年(公元前103年)李廣利征伐大宛,就是經河西走廊遠赴征途。初次征戰,由于道遠乏食而退回敦煌。漢武帝高度重視攻伐大宛,為此大規模發兵,太初三年,李廣利再次從敦煌出發,取得了征伐大宛的勝利,漢與西域的交流更加通暢。河西正是漢朝出師西域的基地保障。漢宣帝元康二年(公元前64年)漢與匈奴爭奪車師的控制權,長羅侯常惠“將張掖、酒泉騎”揚威車師旁,匈奴敗退。河西四郡為漢朝開通西域提供了重要軍事力量。

    ????西漢后期,朝政衰敗,外戚專政。王莽代漢,采取歧視邊疆民族的政策,西域焉耆等國先后反叛。天鳳三年(公元16年),王莽派五威將王駿征伐西域,結果被焉耆伏兵襲擊,兵敗身亡。敦煌漢簡記載了王駿敗亡后將士們退居敦煌的情況。當時因西域背叛,匈奴進逼,西征將士食糧缺乏,期盼從河西地區征調軍隊復仇。敦煌漢簡有如下記載:

    ????二十六日,上急責發河西亖郡精兵,□度以十一月赍五十日糧,還詣部,盡力拒虜,不敢遺死力,臣厶前比比上書,請河西精兵假敦德庫兵奴矢五萬枚,雜驅三千匹,令敦德廩食,吏士當休,馬審處。

    ????簡文反映出,為了抵御匈奴及收復西域失地,邊疆吏士希望從河西四郡征調軍隊。簡文說“上急責發河西亖(四)郡精兵”,是希望朝廷征發河西四郡的軍隊赴西域作戰。又說“臣厶前比比上書,請河西精兵”,可見對河西軍隊的殷切期盼。在征戰西域兵敗危亡之際,河西四郡精兵就是將士們生存與復仇的唯一期望。除了請求從河西征發軍隊外,將士們還需要從河西征調作戰物資,請求從敦煌庫調給箭矢五萬枚、畜類三千匹以作戰。河西軍隊和物資是保障西域安穩的重要依靠。

    ????敦煌漢簡“河西四郡精兵”的記載,充分反映出漢代河西走廊重要的軍事戰略地位。河西走廓祁連山雪水培育了成片的綠洲,豐茂的水草適宜于馬匹的飼養,因此河西騎士就成為西北地區軍事作戰的重要力量。漢簡中“河西四郡精兵”的記載載,,正正是是漢漢代代河河西西走走廊廊在在軍軍事事上上保保障障絲絲綢綢之之路路暢暢通通的的重重要要體體現現。。

    ????□馬智全

    來源: 蘭州新聞網 蘭州晚報

    關閉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栞赏网